收起左侧

因为一只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9 22: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寿光李彩华 于 2018-4-29 22:04 编辑

短篇小说   3500
因为一只猫

王建设有四个儿子。
在他们村里,有这么多儿子,任谁都觉得是了不起,何况王建设的四个儿子,个个长得结实,浑身都是劲,像他,他更觉得了不起了,走路带风声,看人都横瞪。遇到这样的人家,村里人大多本着惹不起还躲不起的想法,尤其是人丁单薄的人家,像王来和就躲着王建设,虽说两家住隔壁,几乎不犯什么来往。王来和两口子就守着一个儿子,他常对人说,算卦的说他命里能担五六个儿子,要是放开生的话。


假如不是因为一只猫,王建设和王来和原本没有什么交集,更不会有什么其他的事。


王建设家养了一只猫,这猫长得肥头大耳,虎势凶凶。原本王建设不喜欢猫,喜欢狗,家里就养着一只大狼狗,一有人来,狗就叫得凶,往人身上扑,幸亏铁链子拴着。大狼狗死了之后,王建设喜欢上了这只猫,觉得这猫不比狗差,一身的霸道气。猫在小儿子的衣服上拉了屎巴,还把衣服团起来,气得小儿子跳脚,朝着猫的脑袋就是一巴掌,再想捉它,还找了帮忙的,好家伙,愣是冲出几个半大小子的包围圈。王建设大笑,越发喜爱这猫,没事就逗逗它,晚上让它睡在脚那头。


可是有一天猫却失踪了,全家人找了两天,最后在家里的夹道里发现了猫,猫大睁着眼,身体却已经硬了。看样子是吃了死耗子,是王来和家放的耗子药,王建设说。前几天,他蹲茅房,听到墙那边传来说话声,王来和老婆说,家里耗子太多了,把鞋都啃了。王来和说,赶集买几包耗子药,药死它们,这耗子也太畅狂,我在猪食槽那里看到一只耗子,敢和我瞪眼,不怕人来还。王建设亲自拿锨,在院子南墙边梧桐树下挖了坑,把猫埋了,说了句王来和,算你狠。


正巧到了村里交提留的时候,有几户拖拉的,没交,其中就有王来和家。王建设是村主任,带着人去了王来和家。王来和脸上挂着谦卑的笑,什么风把大侄子吹来了。伦辈份,王建设叫王来和叔。屋里坐,抽支烟。王建设说甭来这一套,挥手向那支烟扫去,烟落在地上。王来和弯腰去拾,王建设抬脚揣出去,大脚印在王来和的胸膛上,王来和也像那支烟一样,落在地上。所有人都懵了,王来和懵了,跟着去的人懵了,王建设也懵了,谁知道这王来和这么不经踹,比靠在墙边的棒子秸还易倒,在家里踹老婆踹儿子,不是都这么踹吗?也没见他们有咋地。直到王来和老婆哭喊着,老天爷,这是咋了?这是咋了?啊?忙着扶王来和,大伙才醒过神来,眼看着王来和一口气上不来,脸都变紫了,王建设心里害了怕,说了几句场面话,甭躺地上装样,这提留早晚得交,拖了初一拖不了十五。说完就往外走。


王来和的儿子站在一旁,一声不吭。


王建设的气算是撒出来了,心里也消停了,以为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王来和连气带伤,一病不起,很快去世了。去世了也没什么,早死晚死都是个死,让人犯了嘀咕的是,王来和没有出殡,只是火化了,把骨灰盒放在家里。这事就蹊跷了,不由王建设心里打鼓,王来和家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不给王来和出殡,是不是那孩子想报仇啊,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给他个胆又能做什么。不过想着那天王来和儿子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儿,眼睛盯着他的样子,王建设忽然觉得心里生出了一种恐惧,那恐惧开始时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可是,随着日子一天过去,王来和家一直拖着不给他出殡,恐惧就像一个怪兽,越长越大,时时刻刻挠得他不安宁,时常留心王来和的儿子,留心他家的动静,半夜爬起来蹲在茅房听墙那边的动静,等待着王来和的女人和儿子什么给王来和出殡,暗自期望着有男人去搔扰那女人才好,那怕传些风言风语也好。


几年过去,那孩子照常上学放学,那女人也没改嫁,这期间,听说也有人给那女人提亲,那女人很坚定地说,这辈子哪儿也不去,就守在这儿。


看样子是没什么事了,当然,王建设张狂的性子渐渐有所收敛,出门格外小心。能不出远门就不出远门,能不喝酒就不喝酒,遇到非喝不可的场合,那也是存着喝,不敢放胆,眼见着这事好像是自个吓自个,胆儿又开始肥起来。一天,王建设去邻村赶集,晌午在一个朋友家住下喝了点酒,回来的时候有点晚了,醉熏熏地往回走。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尿急,意识里还知道找个犄角旮旯,这泡黄尿正撒到舒服处,一个东西当头罩下来,被人按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等他从晕头晕脑中清醒过来,拿下罩住脑袋的东西,一看是一麻袋,心里又惊又怕,这是被人黑了,给的警告,会是什么人呢?他站起来四处张望,周围静悄悄的,一只狗夹着尾巴,热得伸着长舌头,远远地看着他,一副随时要跑的样子,树上的蝉自唱自乐,大热晌午的,一个人影都不见。


回家后,他越想越气越害怕。这会是谁呢?以前他当生产队长的时候,曾踹过一个妇女,那是王福田的老婆,偷着藏在怀里两穗玉米,被他发现了,搜出来的时候,还顺手在她鼓鼓的胸脯上抓了两把,然后一脚把她踹翻在地,那女人坐在地上,两眼冒凶光,要不是旁边有人拉着,他非得踹得她十天半月躺炕上不行。他还踢翻过一个孩子的篮子,那孩子摘生产队的麻叶喂兔子,当时那孩子吓得直哭,现在那孩子也长大了。他也调戏过青年妇女,看电影的时候摸过她们的屁股和胸,也没偷偷的,看她们嘻笑着骂他,倒也不像是恼的样子。


被罩麻袋挨打的这事,回家就同儿子们说了,他的四个儿子,个个生龙活虎,谁见了谁竖大拇指,免不了行事上有些霸道,树大招风,心里也明白这样招惹是非,来到事上就想显摆,控制不了。最后他们把怀疑的对象锁在王来和家的孩子身上,他们的怀疑也是有根据的,因为那个孩子有五个舅舅,找他舅舅们暗中教训了他一顿,也是很可能的。只是没有证据,王建设也不能说什么更不敢做什么,表面上他和他的儿子们牛气哄哄的,他很明白其实他们是在虚张声势。


暗中又观察了那孩子好长时间,那孩子在外村学校上学,没有异样表现。


哎!谁知道是哪一天与哪一个人结下的哪一个怨。


王建设很后悔踹了王来和一脚,踹王来和一脚不要紧,要紧得是王来和死了。王来的的死本来与他王建设也不会有什么关系,问题是他死的时间,就在他踹了人家不到一个月,这样,王来和的死就与他王建设有了关系,而且是很大的关系。自从他踹出那一脚后,就后悔了,一直后悔,当时要不踹那一脚就好了,哎,都是因为那只猫,该死的猫。想起踹向王来和的那一脚,就想起那只猫,就忍不住骂,骂自己,骂那只猫,骂王来和,早不死晚不死,非要死得让他王建设下半辈子抬不起头。


不久王建设生了一场病,留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走路挎筐子,吃饭咬腮帮子,说话嘴里含着热地瓜,乌啦乌啦让人听不清。


王建设觉得那恐惧越长越大,已长出他的身体,悬浮在他的周围,于是他看什么也恐惧起来。墙边种着扁豆,花开的时候,引得蜜蜂嗡嗡的响成一片,他就听着有人在他耳朵边上骂他,他怒吼着,把那些扁豆都给除了。墙头上有几棵胡耳草,碧绿的叶子,顶着粉红色的小花,蚊子咬了,小虫叮了,掐片叶子下来,按在痛痒的地方,很快就好。他也吼叫着把那胡耳草都拔掉,怪物,都是些怪物。家里的树也砍了,他说晚上躺在炕上,隔着窗子往外瞅,月亮底下,每棵树下都站着个人,准备害死他。


平时身边一看不到人,他就会尖声喊叫,快来人啊,杀人啦,救命啊……恐怖的叫声能传遍半个村子,声音让人瘆得慌。这样折腾也不是办法,家人就把他放在轮椅上,推到大街上,放在那些玩的耍的过往的人多的地方,人多就不担心有人杀他了。


又过了两年,王来和的家人终于给王来和出殡了,比王建设的殡还晚了一年。


出殡的那天,送殡的人不多,看殡的倒不少。原本遇上红白公事,村人大都去,有帮忙的,有看热闹的,大人抱着孩子,老人拄着拐杖,家里的狗也跟着。


大伙儿正陪着那些披麻带孝哭得伤心的人伤心,这时一个左衣袖上戴个孝字的年轻人,从院子里出来,手是提着一个白色塑料袋,顶着两个红眼圈,伸手摸出一沓子钱往看殡的人群里一扬,姿势像天女散花。众人开始不知是什么东西,本能地往后退,一反应过来这是天上掉钱砸在自个头上了,好家伙,“呼啦”一下全围上去抢。人群里有婆媳一块的,婆婆问媳妇,你抢了多少?媳妇说,我就抢了一张伍拾的,你呢?婆婆欢喜地说,我也抢了张伍拾的。


那天的雪下得不小,据说,王来和家本来想请戏班子唱三天戏,村里人都忙,忙着扫除蔬菜大棚上的雪,没有时间看,这才作罢。


王建设的儿子们以为王来和家人会闹什么事,在家守着一两天没出门,没想到什么事也没有,禁不住松了口气。王建设大儿子托了村里的一位老人,让去帮忙问问那王来和家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年不给他爹出殡。


那老人借着去给那孩子祝贺,很随意地问了。出门后,王建设的大儿子就拦住他,那孩子怎么说?为什么不给他爹出殡?老人说,人家说了,因为没有钱,出不起殡。


就因为没钱?王建设的大儿子好像不相信自己耳朵,瞪大了眼。

(作者简介:李彩华,女,山东寿光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山东省作协会员,首届“齐鲁文化之星”。地址:山东寿光商务小区5号楼a座329室  邮箱:sdsglch@163.com

发表于 2018-4-30 11: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李老师。首先祝老师五一快乐!
我在《辽河》贵宾群曾向大家推荐阅读过《小青鱼石笔》,后来,该文发表在《辽河》三期,不知作者是否是同一个人?
幸会,幸会!
发表于 2018-5-1 16: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来到核桃源!!
发表于 2018-5-1 16: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非常有 韵味,颇有一点《走窑汉》的味道!!
发表于 2018-5-1 16: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提一点小建议,可以把王来和写得有一点神秘,比如说来自外地等等,毕竟王建设的恐惧是需要有一点来源的,而且他在村里家大业大的,让他有所恐惧,是需要一些合理的解释的。
发表于 2018-5-1 16: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只是个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再次感谢赐稿!!
 楼主| 发表于 2018-5-3 15: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迟庆波 发表于 2018-4-30 11:33
问候李老师。首先祝老师五一快乐!
我在《辽河》贵宾群曾向大家推荐阅读过《小青鱼石笔》,后来,该文发表 ...

谢谢迟老师关注,我是《小青鱼石笔》的作者,请多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8-5-3 15: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编辑老师,我改后再发上来啊
发表于 2018-5-6 21: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彩华好:建议改如下:
1、按编辑说的,王来和是外村来的,会算命,颇灵验,有些鬼气了,死前一段时间又“装神弄鬼”,故死后让邻居畏了
2、王建设觉得那恐惧越长越大,已长出他的身体,悬浮在他的周围,于是他看什么也恐惧起来。墙边种着扁豆,花开的时候,引得蜜蜂嗡嗡的响成一片,他就听着有人在他耳朵边上骂他,他怒吼着,把那些扁豆都给除了。墙头上有几棵胡耳草,碧绿的叶子,顶着粉红色的小花,蚊子咬了,小虫叮了,掐片叶子下来,按在痛痒的地方,很快就好。他也吼叫着把那胡耳草都拔掉,怪物,都是些怪物。家里的树也砍了,他说晚上躺在炕上,隔着窗子往外瞅,月亮底下,每棵树下都站着个人,准备害死他。

平时身边一看不到人,他就会尖声喊叫,快来人啊,杀人啦,救命啊……恐怖的叫声能传遍半个村子,声音让人瘆得慌。这样折腾也不是办法,家人就把他放在轮椅上,推到大街上,放在那些玩的耍的过往的人多的地方,人多就不担心有人杀他了。

以上这段才细化。因为写小说就是写人性。王建成这个时候开始害怕并忏悔。要写出人物内心的变化。比如他经常偷听邻居家动静,经常做一些好事,但最终还是死了。等等
发表于 2018-5-8 21: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不错的小说,打磨一下即为佳作。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7: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乙 发表于 2018-5-6 21:52
彩华好:建议改如下:
1、按编辑说的,王来和是外村来的,会算命,颇灵验,有些鬼气了,死前一段时间又“ ...

谢小乙。前两天我们寿光邀请王师来讲课了,同来的还有王方晨,听后深有感触,正准备改。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7: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寿光李彩华 于 2018-5-18 07:45 编辑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5-8 21:17
一篇不错的小说,打磨一下即为佳作。问好老师。

编辑老师好,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6: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5-1 16:48
我提一点小建议,可以把王来和写得有一点神秘,比如说来自外地等等,毕竟王建设的恐惧是需要有一点来源的, ...

波澜编辑好,已按要求把《猫》改好,请查收,并批评指正!很感谢!(短篇小说二题  其中一篇是《猫》)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