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圆 明 园 短 章 (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4 12: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组章)
陈劲松



养雀笼

那些养尊处优的鸟儿歌声柔软,啁啾鸣啭,回荡在一个王朝溃烂的咽喉部位。
仪态万方,它们都有着雍容的步履。
蹁跹于华贵的天空,它们都不属于民间。
宫闱幽深,哪一只鸟雀在我耳边打开了胸中的喟叹。

鸟雀散尽。
羽翅已零落为冰冷的石头。
在石头上坐下,谁依稀听到滴落的冰凉的鸟鸣,谁就能抚摸到一个王朝还未消散的隐隐的痛。

万花阵

奔跑其间的莲花灯已然熄灭。
谁仍在里面徘徊不定,找不到出口。
月光不语,它目睹了多少世间的迷局啊。
万花流转,花香漂移。
谁被虚幻的春天困住?

曲折回环,锁住一个王朝的迷乱。

那只低飞的乌鸦

是废墟上飞起的一粒灰烬,还是一百多年前剪下的一小块黑夜?
沉默的黑巫师,怀抱咒语。
像怀抱着火星的一块黑木炭。
一袭黑衣,是晴朗天空里唯一的一朵乌云。

它低飞,徘徊,胸中是否有一方破碎的河山。
它孤傲,孤独,是自己的王。

像一粒把自己从大海里析出的盐那样,那只低飞的乌鸦,它用沉默,把自己从喧嚣的天空上析出。
是的,在晴朗的天空里,那只乌鸦,就是唯一的一朵乌云。

草不知痛

石头的伤口上,草色青青。
他们招展、摇曳,衣着光鲜,步履从容。
他们早已丢掉了关于那场大火的记忆,他们
不知道石头的痛。

笑语喧哗,他们的脚步轻捷腰肢柔软,轻易就绕过了石头的沉默。他们只属于内心那一片辽阔的春光。
唇红齿白,花朵们有着细碎的牙齿整齐的合唱。他们的歌声热烈而明亮,没有一丝石头的晦暗和哀伤。
风和日丽,歌舞升平,青草们
不知道石头的痛。

火,依然在烧

像岩熔,低语着。
一百多年了,那场火依然在烧。
石头咬紧牙关。

参差林立的乱石,是累累的白骨,
抑或是一粒粒耻辱里无法焚化的舍利?

火,依然在烧。
草色青青,是从那场大火不曾熄灭的灰烬下射出的绿色火焰么?
废墟上的花朵,还能否说出一百多年前最初那粒丑陋的火种、仓惶出逃的背影,以及倾斜的天空?
七月的京城,风燥热的胸膛里,有火在烧。

火,依然在烧。
人流如织,那些没有把自己用火苗擦亮的人,他们只是
一粒粒黯淡的灰烬。




发表于 2018-7-25 20: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陈老师的新作
发表于 2018-8-7 15: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学习。问候兄。
发表于 2018-12-28 21: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品读的诗章,清扬学习,问好陈老师!
发表于 2019-2-1 21: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再次欣赏
发表于 2019-2-1 21: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谁依稀听到滴落的冰凉的鸟鸣,谁就能抚摸到一个王朝还未消散的隐隐的痛。
发表于 2019-2-24 10: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劲松的散文诗有着独到的深度与韵味,赞赏学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