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9-28 20: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武如 于 2018-9-28 20:24 编辑

                                                                                    悔
                                                           
  文/武保军
  

  母亲入土的第七天,淑梅才赶了回来。
  面对着母亲的新坟,她长跪不起,哭得声嘶力竭。皑皑的白雪,在夕阳的映衬下,闪着冰冷的光,这是老人去世的那天开始下的雪,整整下了一天一夜,此时,寒风疯狂地刮着,发出呜呜的声音,枯树上的乌鸦呱呱地叫着……
  “娘!女儿不孝!对不起你!对不起娘呀!……”淑梅哭得满脸泪痕,反复叨念着这样的一句话,一同过来的姐姐和妹妹,不住地劝着她:“回吧!娘不怪你!”
  她是从遥远的新疆赶过来的,进家后当听说娘已经没了,像疯了一样,哭着嚎着来到了坟地。
  母亲从去年冬天里就感到身体不适,坚持了一段时间,实在扛不住了,这才去了医院检查,肺癌。老人辛苦了一辈子,养育了一个儿子三个女儿,从贫穷中走过来的老人虽然一生中有众多的遗憾和后悔的事情,临死时,唯对淑梅念念不忘。
  那天,老人混混迷迷,时而清醒时而昏厥,舍不得咽气,村子里主事的人已经命人起锅搭棚,准备灵堂,可她就是不咽这口气。猜她有未了的事情,就问老人的儿女们,大女儿说:“我的大妹还没有来!娘在等她!”
  主事的遇到过许许多多的事情,也知道她们家的事情,就找来了淑梅的照片,递到老人的手里,老人艰难地睁开眼睛看了看,一行泪水淌了下来,嘴角动了动,哪里还能说出话来,然后,头一歪,一滴泪水掉在了枕头上,眼窝里又噙上了泪水,手里死死地攥着女儿的照片。
  这时,老人的孩子们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有人过来给她开始穿寿衣……
  
  老人名叫大朵,十八岁嫁到了这个村子,含辛茹苦,家庭条件不好,孩子又多,男人弟兄两个,老大在外面当兵,妯娌两个住在一个没有隔开的院子里,只是老大的女人结婚多年了没有生养,一直是个遗憾,对大朵的孩子相当地好,由于男人在部队是军官,挣着钱,每次捎来好吃的,都给侄女和侄子们享用了,并不断地帮衬着小叔子家。
  这年,老大捎来了口信,说是下半年就接媳妇去新疆的部队上,老大已经是营长了,这是好事,嫂子却有一件心事,一直藏在心里头,两口子多次合计过,就是不知道怎样开口,担心弟妹不同意,不过,事情已经逼到了门口,不得不说了,男人也在信中告诉她,必须和弟妹商量好,待搬家时一同去新疆。
  这天,她和大朵聊了几句家常,就把自个儿男人的意思说了出来,大朵一听就愣住了,自己虽然穷,也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女儿送人,虽然嫂子不是外人。
  她一时没了注意,先是摇摇头,然后又沉默不语,嫂子心里也是没底,虽是至亲,但必定是两家子,亲骨肉送人,当娘的总是不忍心,就说:“你和你男人商量商量!又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
  大朵这时就叹了一口气:“俺也知道,这是好事,无论哪个孩子跟了你们都是去享福,更不会受气抱屈,只是俺一时扭不过弯来!嫂子!你别见怪!俺也知道孩子都是他们张家的!待俺和他爹说说!”
  大朵心里空落落地。
  晚上,忙碌的男人终于落停,有空躺在了炕头上歇息,大朵憋了好久才说:“他爹!有个事情,你看咋样?”
  “你还没说啥事?我哪里知道!”男人有点不耐烦,靠在被摞卷上吸着旱烟。
  “大哥家要搬走了!”
  “这我知道!还用你唠叨?”
  “大哥家不是没有孩子!”她尽量说得轻松和小心,看到男人望着自己,心突突地跳着:“大嫂她今儿跟我说了,想、想过继咱们个孩子!他爹!你……”
  男人一听就坐了起来:“嫂子这样说了?”
  “嗯!提了出来!”
  男人这时却笑了起来,脸上开始放光,有点激动,一下子跳下炕,把手里的卷烟扔在地上,在当屋里来回走动:“我就说了,哥哥不过继咱们的孩子还能过继别人的?我早就给他提过!”
  大朵见自己的男人没有反对,还乐得不行,心就宽慰了一些,于是,两人就开始商量把老几给人,琢磨了半天,大的闺女刚刚指望上,小的还太小,最后说定了老二。不过,大朵担心孩子不乐意。其实,她心里也不愿意把自己的骨肉给了别人,就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男人一听,立马说道:“她有啥不乐意?唵!跟着咱们能吃上还是能穿上?她大伯又不是外人,我哥是军官,谁过继过去了谁享福,白面吃个够,放心!你女儿受不了气。”
  大朵对这点倒不担心,只是隐隐感到女儿不一定愿去。
  时间过得飞快,嫂子家开始拾掇着搬家的东西。这时,大朵才对儿子说:“你妹妹淑梅可能要跟着你大伯家走。”
  十几岁的儿子似乎明白了,就说:“娘!我不想让妹妹走。”
  大朵一听就抹泪儿。
  分离的日子终于来了,村上出了一架马车把他们一家子送到县城里,这时的淑梅只有十岁,认为跟着大伯家走就是去走亲,能到城里去玩还是挺高兴,大朵一家子送他们到了村口,她哭了,搂着女儿不停地叮嘱道:“到了城里一定听大娘的话!到时改口就叫妈!孩子!记着!”
  淑梅吃吃地笑了:“俺只有娘!俺不会叫妈!难听死了!过几天俺就回来了!娘!你哭了?”
  大朵的男人一把拉开了她,对着淑梅说:“孩子!听话就是了,往后你就享福了,你的哥哥姐姐还有妹妹,都没你好命!”
  她大伯穿着一身军装,两口子安慰着弟妹。当马车走出大朵的视线时,她受不了,哭着要追上去,男人抓住了他,她便扑进男人的怀里,嚎啕了起来。
  其余的孩子站着不敢言声,只有老小拽着母亲的衣襟,也哭了起来。
  大朵一连三天都没有吃饭,有的就是泪水。
  新疆离他们这里太远了,她想女儿,可也没法去探望,实在是想得慌了,就说:“他爹!咱们的女儿是去享福了,真好!”
  “可不?你想开点吧,她反正不像咱们,一年到头连顿白面也吃不上,这孩子有福!”男人总是这样说。
  最小的女儿也就四岁,有时吵着闹着要姐姐,当爹的听到了,一巴掌就拐击过去。大朵的泪水就掉得更多了。
  时间是一副最好的药剂,大朵的心情慢慢地好了起来。
  几年过去了,他大伯每年都会给她们寄一些钱物过来,并说淑梅听话,长高了,断不了有照片寄来,但是,女儿一封信也没有写过。
  这天,小女儿上学的书包坏了,他在给女儿拾掇时,看到了一沓子的信件,都是从新疆寄过来的,大朵见了,手就抖了起来。
  妹妹好!
  你来信叫我不要恨自己的爹娘,妹妹!你想过没有,敢情你每天都是和自己的亲娘在一起,我呢?她们想过我的感受吗?我恨她!恨她们!谁叫她们把我送人了?我每天是吃着白面,可我不愿意,也高兴不起来,妹妹你多好,跟着自己的亲娘,就是吃糠咽菜我心里也高兴!说我有福?你们和哥哥姐姐才是有福的人,我是没人要的孩子,一个送了人的孩子!
  你还说,让我给娘写封信,我早就没有娘了,我只有现在的妈!
  别怪我不通情达理,因为我恨她,永远恨她!
  ……
  大朵哭着看完了女儿的信,当时的她一口气没上来,昏死了过去。
  被人救醒后,她一连几天不吃不喝,总是打嗝,病病殃殃地在炕上躺了一个多月,有了力气,就开始给女儿写信。
  女儿!
  娘知道了你心里的苦,当初,娘自认为是为了你好,你大伯也不是外人,再说,你到了城里不比你的哥哥姐姐妹妹要好多少倍。
  最近才看到了你给妹妹的信,娘知道错了!娘对不起你!我的女儿呀!娘想你,你可不是没有娘的孩子,娘求你了,你每年就给娘写几封信吧,娘也是心里苦呀!
  娘对不住你!
  ……
  信发出去后,她算着时间,估计着信该来了,每天半过午就到村口等着邮递员,见着绿色的车子来了,老远打招呼:“大兄弟!有我的信吧!我叫大朵!”
  邮递员下了车子,帮她找找。时间长了,倒是邮递员老远就先说话:“别等了!今天没你的信!这是等谁的信?这么急慌!”
  “女儿!俺在城里的女儿!”她总是不相信女儿会不来信,然而,每次都令她失望。
  时间长了,每过几天,就让男人去村队部看看有没有孩子的来信。后来,男人烦了,知道去了也是白跑腿,不论女人说多少话,就是不去了。
  “你去吧?万一孩子来了信,弄丢了咋办?”大朵就要发火。
  “行了,这都多少年了,你的女儿来过一封信不?”
  “还不是你没材料,把女儿送了人。”大朵开始抹泪。
  男人一看,就说,好好!我去!他在街上转悠一圈再回来。
  大朵又一次失望了:“没来信?”
  “快了!许是在路上哩!”他总是这样对女人说。
  十几年了,女儿早已参了军,学了医,可就是没有回过家,也不写一封信回来,大朵知道女儿还一直记恨着自己,慢慢地,她心上的老茧已经厚实了。
  这年,他大伯来信说,淑梅要去济南参加一个会议,说好了让她回来看看你们。大朵兴奋的好几天没有睡着觉,每碰到一个人就说:“俺去了城里的闺女要回来了,孩子大了,懂事了!”
  她盼着,等着!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几千里的路途,正好路过这里,下了车,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就能到家,可是半个月过去了,一个月也溜走了,也没有见到女儿回来。
  这次,大朵彻底地失望了。
  她老了,已经七十多岁了,四十多年没有见到女儿了。她病了!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就让孩子给淑梅打电话,告诉她,娘得了绝症,要死了!
  当淑梅知道自己的娘要死了,几十年压在心里的恨,此时,却一下子变成了痛苦!当着那么多的军人,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不巧,淑梅所在的野战医院正在参加大规模的军演。
  她回来晚了,娘已经入土。
  

通联:河北衡水市经济开发区顺兴街1499号恒大城2号楼1303
电话:13031839460
邮编:053010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20: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喜欢
发表于 2018-10-2 13: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令人悲伤的亲情故事,父母的初衷总是会被孩子误解,饥荒年月能吃上饭就是很好的日子了,为了让孩子都能活下去,大朵把自己的女儿忍痛过继给条件好的大伯,却被女儿误解,几十年都不来看大朵,大朵在含恨而死。女儿也幡然悔悟,可是,子欲孝而亲已不在,奈何?!一篇佳作,高亮推荐!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 14: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0-2 13:48
一个令人悲伤的亲情故事,父母的初衷总是会被孩子误解,饥荒年月能吃上饭就是很好的日子了,为了让孩子都能 ...

谢谢编辑,辛苦了,节日快乐
发表于 2018-10-2 15: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0-2 13:48
一个令人悲伤的亲情故事,父母的初衷总是会被孩子误解,饥荒年月能吃上饭就是很好的日子了,为了让孩子都能 ...

真情感人,刻画入微,支持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8-10-6 20: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0-2 15:32
真情感人,刻画入微,支持高亮!

谢谢版主,感谢!节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08: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喜欢,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3: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喜欢评论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