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洋铁匠别传【小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8 11: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刘继智 于 2018-10-9 15:29 编辑

                                              慕青和洋铁匠【小小说】
刘继智

      生产队最后一次包干分田会议是在队长慕青家召开的,满满一屋子人,大家静静地听队长慕青讲如何分配田地的问题,会场之上鸦雀无声,偶尔有人坐的凳子发出吱扭的声响,也显得特别清晰。


       等队长慕青讲完后,大家都面带喜色地小声议论开来,不一会,有人开始站起来准备离开,有人还在静静地等候,有一种意犹未尽的味儿。这时候,突然从人堆里走出一个人,他长得膀大腰圆,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脸,只见他两眼圆睁,满脸酱红,平头上的短发好像要竖起来似的。他气冲冲地走向站在桌子旁的队长慕青,把手中的一串钥匙往桌子上狠心一扔,右手“嘭”地猛地拍在桌子上,然后骂骂咧咧:“修了,简直是修了!连田地都分到了户,还谈什么公有制、大集体!这不是搞资本主义是什么?”


      众人听到骂声,都惊愕地回过头来,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人只好也停下脚步,翘首回望,大家堵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

骂人的那个人名叫齐发,生产队保管员,因为会做铁皮活,人们暗地里送了他一个外号---洋铁匠。


      全会场的人只是惊讶地看着齐发,但并没有人和他争辩,队长慕青也傻傻地愣在那里,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也是一言不发。齐发的骂声音量愈发高亢,好像要把屋上的瓦片给掀翻似的,有人一个劲摇头,有人嘴角边露出一丝隐隐的带有嘲讽的冷笑,唯有队长慕青,气喘吁吁,脸色酱红,嘴唇翕动,脸皮抽搐,但还是默不作声。


      队长慕青郁闷了好一会儿,呆呆地站在那儿,一低头,只好又重新坐下。


       曲终人散,人们纷纷离开,洋铁匠也不知什么时候也离开了,队长慕青见开会的人都走了,闷闷不乐地站起来,伸手抓起桌子上的那一串钥匙,轻轻地哼了一句,又闷气吞声地坐在凳子上。


       安静,屋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安静,这种安静让人感到后怕。队长慕青脸色特别难看,他一言不出。


       隔了老半天,沉默寡言的队长慕青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他妈的,真是倒霉透顶,生产队最后一次会议,竟然让这个狗日的洋铁匠给搅糊了,晦气,晦气,真是晦气!”


       队长慕青一边骂,一边还不停地向地上吐了几口痰:“呸,呸,呸!”


       慕青的媳妇也埋怨说:“就是个芝麻大点官,让他们在我家开会,你看这会开的?生产队的稻场上难道开不得个会么?”

慕青辩解:“大冬天的,夜里冷,你叫他们去稻场开会,你去坐坐试试!”


吧   吵闹声此起彼伏,好像一下子难以停下来似的。


      两个人你来我去,在自家屋里开骂起来,慕青气得几次差点摔东西,但还是强忍住了。



       口水战好不容易停息后,慕青媳妇于是唠唠叨叨地去灶屋烧洗澡水,慕青依然闷在堂屋里,一言不发。


       慕青心里想:你洋铁匠是个什么东西,你怕我不晓得,平日里你出工不出力,就是磨洋工,玩惯了,白天守生产队的仓库,夜里做做自己的铁皮生意,赚些小钱用用,再说,农活你压根就不会,尤其是犁田倒耙,你更是一窍不通,如今田地分了,你一口一个“修正主义”,一口一个“资本主义”,骂骂咧咧,你心里那个小九九,我难道不晓得嘛,就是盘算着田地到户,犁田倒耙势必要花钱请人,你还不是私心作怪呀!骂谁呀,你!


       一个月之后,生产队的田地还是按照计划分配到户,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没有人提出异议,洋铁匠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表面上还过得去,也没有再闹腾了。


        那天,慕青吃过午饭,在村口的大柳树下乘凉,手里拿着根旱烟杆正在嘶嘶地吸着旱烟突然,一阵“呯里嗙嗙”的打镰声由远而近传来,那是走乡串户的手艺人经常使用的一种特殊的工具,叫做“串镰”,用十几个小钢镰串联而成,一头捏在手中,另一头摆成一长串,手艺人一边走一边甩镰,还要不停地吆喝:“补锅哟!补壶,补铁桶,油桶,破吊子,铁罐子……”


      镰声悠扬绵远,喊声悠扬绵远,声音好熟悉,慕青好奇地回过头,寻声觅去,环顾四周,突然看见洋铁匠挑着一副担子,右手护扁担,左手甩镰,镰声“呯呯嗙嗙呯!”地响起,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红光满面,上身穿的中山咔叽布做的衣服相当笔挺,脚下的一双牛皮鞋特别擦得也很光亮。


      慕青回转身看了许久,眼睛直勾勾的。他确定是洋铁匠无疑,心里一咯噔,于是站起来,大老远就向洋铁匠打招呼:“齐发,你田地不会种,搞投机倒把倒是一把好手呢?”


       洋铁匠见慕青喊他,先是一愣,脸色相当难看,但马上又故作眉开眼笑地回应说:“啊!形势逼的呗!投机倒把算不上,混口饭吃罢了!”

“混口饭吃,你怕是在生产队里混惯了的啊!”慕青开玩笑地说。


       “那不能够这么说呀!以前都是吃大锅饭,你队长吃得,我就吃不得?”洋铁匠也反讥说。


       被洋铁匠这么一呛,慕青无语。


       洋铁匠说完,昂首挺胸,稳步向前,一边向前走,一边甩动手中的串镰,嘴里不停地喊:“补锅,补壶,补铁桶油桶哟!”


       望着洋铁匠渐行渐远的背影,慕青心中不是个滋味,骂了一句:“狗日的洋铁匠,田地分到户,你倒雄起来了!”闷闷地回到家里,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一个劲抽闷烟,脸色酱酱的。


      之后,慕青每一次遇到洋铁匠,看到洋铁匠那个打扮,心里就来气,避得远远的,他不想再看到洋铁匠,也不愿意主动理会洋铁匠。


       几年之后,洋铁匠发达了,把自家的三间瓦房给拆了,盖起了三层楼的楼房,而且里外装修得漂漂亮亮的,走进去真的像走进宫殿一样。那个时候,盖三层楼房,洋铁匠在村里是第一家。


       望着洋铁匠新建的高楼,慕青左看右看,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他洋铁匠凭什么,农活什么都不会,不会农活也就算了,花钱请人也可以弄好哇,他洋铁匠干脆让田地给荒了,什么也不种,以种田为生的人,田地荒了,意味着就没有饭吃,就要饿死,可洋铁匠,偏偏没有饿死,如今还发了,还富得流油,这是为什么呢?当初,他洋铁匠不是第一个出来反对分田到户的吗?


       慕青越想越不明白,越想心里越来气。


       那年月,打工潮才刚刚兴起,洋铁匠的儿子初中还没有毕业,硬是吵着要南下打工,洋铁匠骂道:“你书读不进,好好地呆在家里就行,家里有的是钱,还打个么工哟!”


       好说歹说,洋铁匠还是劝不了儿子,春节刚过,儿子便和村里的几个小伙计打上了南下广州的汽车。


       洋铁匠心里憋着气,在一次外出补锅回来的途中,神情恍惚,一不小心便跌到田坎之下,造成腿骨骨折,住了几个月的医院。


       出院之后,洋铁匠重抄旧业,急火攻心,脾气暴躁,收费太高,与人发生争吵后,不小心锤了指骨,引起伤口感染,落下残疾,再也不能够干手艺活了,农活他又做不了,只能够坐吃山崩,度日如年,不到一年的工夫,人憔悴得不像个人样,走路一歪一歪的,说话也不太灵便。


       几个月之后,一场意外算是彻底摧垮了洋铁匠,他那唯一的儿子大海外出广州打工期间,参与一次群殴,被人用乱棍打成重伤,送到医院没几天便命丧黄泉。


      洋铁匠得知消息,匆匆赶到广州,捧回来的是儿子的骨灰盒。


       洋铁匠此次便整天神情恍惚、疯疯癫癫的,他目光呆滞,走路常常神不守舍的,有时候,一个人自言自语老半天,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别人也无法知道,他每天想什么,别人也无法弄明白。


       看到洋铁匠如此情形,慕青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作孽呀!作孽!人啊!还是应该老实本分一点好,平平安安一点好,别想一些歪心思,钱多了,就有报应哟!”


       慕青心里的失落感一下子没有了,反而有几分得意,他一直盯着洋铁匠疯疯癫癫的样子,摇了摇头,叹息不止。

恍恍惚惚之中,慕青突然想起生产队初次分田到户会上洋铁匠发脾气时的场景,心里酸酸的。




【432824湖北省大悟县黄站镇中学刘继智   电话:13733414896  邮箱:2579753811@qq.com  】

【刘继智:自由写作者,在全国200余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0余篇,获奖60多次。】

发表于 2018-10-8 14: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提一点建议啊,这篇小说题目是《洋铁匠别传》,但是前半部分却是以队长幕青为主人公写的,后半部分才转到洋铁匠的视角上,小说有一种割裂感,建议把小说的人称视角调整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15: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0-8 14:52
我提一点建议啊,这篇小说题目是《洋铁匠别传》,但是前半部分却是以队长幕青为主人公写的,后半部分才转到 ...

谢谢版主指导,稍微作了些改动!
发表于 2018-10-10 10: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佳作,问候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14: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冰凝暗香版主鼓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