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椰风:黎寨情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5 11: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椰风:黎寨情韵
倪俊宇


  星荒,在大山
  
  播种的季节让那人用牛缆牵着,一级一级向上,攀入云深处。
  他用犁尖追着农谚,把黑白日子串成一线一线。一线一线,折叠成梯田的田埂,折叠成丰收谣的谱线。
  那耕山的帕曼,远离凤尾竹影下的悠悠鼻箫,远离熙攘集市中的缤纷五彩。
  他,弯腰向大山倾诉青春的情怀,用大锄阐释春华与秋实的含义。
  攀岩穿崖的水渠,流淌着他缄默的话语:绕山过岗的田畦,正绿着他的梦。
  他扛着大山第一缕曙色,俯看脚下那团团绿云,又向上走去……
  晨曦,在天际,剪出了一只振翅的五指山岩鹰。
  
  三月三,三月三
  
  这是春风染出的三月。
  这是鲜花绣成的三月。
  黎山的三月哟,歌的海,舞的潮。
  今天的木棉枝头,绽满了火热的笑;
  今天的椰花溪中,流淌着多情的歌。
  帕曼鲜红的头帕,拜扣绚丽的筒裙,将峒坡春得很浓。牵动眼波的鼻箫声,圈住娇羞的银项圈,将良展缀成黎锦。
  滚龙调唱响青春的憧憬,卡咯舞舒展鹿回头的传说。喔嘿——哦!
  双双甘工鸟为山水而唱,为田园而唱,一曲曲唱翠蕉林;对对金鹿儿为爱情而舞,为希望而舞,一圆圈舞动草坪。
  笑眸把星星点亮,热情把篝火燃旺。
  看哟,一串串歌韵;瞧哪,一团团缱绻,浸润五彩的心灵,铺向流霞的早晨……
  
   尝新节之夜
  
  厚实的秋天,在山兰架上越攀越高。向夕照与暮岚昭示汗珠的光芒。新月,对着繁忙后的田野亮出迷人的笑唇。
  燃起来了,篝火点旺滚龙调的热情与欢乐的笑语;响起来了,鹿皮鼓敲沸了一轮轮竹竿舞的节奏;帕雅带头举起新酿的山兰糯酒,一碗碗激情回荡出黎山一阵阵林涛般的欢呼。
  在酒碗的碰撞中,人们又听到了开山号子的沉雄和守夜木梆的悠远。
  而不远处,榕阴里的鼻箫,倾诉款款深情;
  唇衔山花的拜扣娇羞地展开的,是绣着“收获时节”的一幅多彩黎锦……
  
  雨夜的灯光
  
  微雨,在芭蕉宽大的扇叶上不紧不慢地讲述着农事的信息。
  寨里的灯,一盏一盏相继亮了。而那最亮的,是众技站的灯光,如山巅上惹目的星座。
  檐滴不歇。蓦地,“开课罗!”帕雅沙哑的吆喝,越过湿湿的屋脊在远远近近转悠。
  前前后后的竹楼,飞出阵阵水灵灵银铃般的笑声:三三两两的彩伞,于闪烁的光晕中,如传说中的仙菇倏然绽开。
  石板路上。婀娜的筒裙,牵扯着后面的帕曼们一缕缕心事。
  飘洒的雨雾,打湿了迷蒙中纷沓的足音,却打不湿那关于田垅果园的多彩的希冀……
  
  山溪晚浴
  
  是莽莽膏山兩林泄露的一段梦境——睁睁淙淙的山溪,流过弯弯青石崖,流过浓浓绿山岚。
  抬手脱去衣衫,银镯碰响一缕夕照;
  秀发泻下肩头,遮掩了项圈忽闪的弧光。
  花裙漂成一溪落英,漂成一溪晚霞,漂成一溪嬉闹笑语。洗去一脸阳光,洗去两肩稻香,洗去一天疲乏……
  田间小路上的故事,果园绿阴下的情节,还有那些节气的民谣,都让四溅的浪沫水花流送出好远,好远。
  许多隆闺情愫,许多黎锦心结,都在这里化作品晶亮亮的水珠清流……
  此刻,一弯初月撩开了凤尾竹丛。可是谁多情的眸光?
  
  牧归小景
  
  一抹斜晖,在牛群的背上游动。
  笛孔里溢出万泉河水,追着绕村的小溪,流向春的深处。
  绿意朦胧的椰丛梢头,袅袅飘出炊烟,那是托举乳名的母亲的手在柔柔召唤。
  远远看到竹篱笆上的丝瓜花眨着笑眼,于流岚中洇成一粒粒黄昏星。
  挂着小书包的水牛角,一不小心,碰落了卡在山角的夕日。
  蓦地,有谁剎时撒开一张灰色的大网……
  在哪边,有时起时伏的蛙鸣?在哪边,荡起水桶碰击的声响?但,都撕不开那张灰网。
  伴着踏浓暮色的蹄音,一声一声,走进了许多人的梦境……
  
  五指山泉
  
  披着氤氲的山岚,踏着黎歌的音韵……
  她款款而来,让所有的目光生长宁馨或者灵气。裙裾左飘右曳,泛着春天的笑意,
  哦,五指山下婀娜一黎姑。
  不是一曲两曲歇罢。不是一时半时唱歇。
  五指山峦谱出的罗哩调,清清亮亮;
  热带雨林教会的滚龙谣,缠缠绵绵;
  总有七七四十九个情结么?
  比听觉更悠远的弦动的颠音,是一种很难再听到的谣曲,让你掬得起山花间蝶的梦,让你捧得到翠阴里鸟的情。
  谁能解得透,是怎样深沉的表达,使你的平常心,不经意间于万绿丛中,滋润成一枚椰果。
  
  山路上的民谣
  
  是山路的枝桠,绽出的各色各样的野花。装饰着山寨的季节,缤纷着山民的心绪。哦,民谣。
  吮吸了土话俚语,炊烟般的触须伸入晨露中的匆匆脚步和叱牛声声,烈日下车水的响动。还有牧笛荡漾的夕照和槟榔林里的絮语……
  最蓬勃是在山寨季节中最金黄的部分。此时,民谣,摇曳于一片芬芳的稻香里。
  沿着民谣,沿着山路一样多婆旋律的曲径,你就可以走进山寨的笑声与忧愁,走进农事的青翠或萎黄;你就可以读懂拜扣帕曼早春翠芽般的憧憬,读懂帕雅老榕般的深沉。
  这些色彩斑斓的山花,结出的果。就是嚼也嚼不尽味儿的乡愁。
  
  钱铃双刀舞
  
  嗨嘿!嗨哟嗬——卷过来一股股遭劫的风!掠过来一道遭灼目的闪!
  步声踏踏,血光与啸吼涂染着古林的悲壮;
  刀光嗖嗖,刃上挑着一轮莽原的太阳……
  黎家好帕曼阿洛和劳丹,野日下追撵荒兽,追撵远古的野性;猎神为之阔笑。为之狂欢,跳跃的崖峦甩出一串串亘古的惊叹!
  双刀挥舞,电光撕裂长空!
  钱铃铿锵,铁蹄撼醒山林!
  嗨嘿!嗨嗬!哟嗬!暴雨一样,是急促的鼓点;雷鸣一样,是粗犷的呼吼;火花一样,是挥闪的刃光;狂涛一样,是腾跳的舞步……
  峰峦,一层层突兀;季节,一茬茬裂变;日月,一轮轮更换……在九颗太阳陨落的地方,木棉花,英雄鲜血一样火红地绽开……
发表于 2018-12-31 20: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精华荐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