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濞文艺网

搜索
漾濞文艺网 首页 民间故事 查看内容

漾濞二月十九街的传说

2015-3-16 17:10| 发布者: 杨宏观| 查看: 1873| 评论: 0|原作者: 阮镇

  
  相传,很久以前,漾濞苍山黑风洞,有个无恶不作的草寇王。一天。山下传来阵阵唢呐声,他出洞观看,原来是雪山河边的场村有人讨媳妇。他看到那新媳妇十分漂亮,就祭起魔力混世宝剑,平地刮起漩涡风,遮天蔽日,飞沙走石,把那新媳妇摄进黑风洞。他要与新媳妇洞房花烛,然后,他就吸新媳妇的血,吃新媳妇的肉。这是他惯用的手段,不知有多少漂亮的新媳妇葬送在他的魔爪下。
  此时,被草寇王摄进洞来的新媳妇名叫阿香,家住漾濞江边枳村。她美丽善良,能歌善舞,特别喜欢吹竹笛。
  阿香在梦中,曾得到观音老母给她的一支竹笛。观音老母说:“这支竹笛的背面有一个小孔,那是魔力孔。只要堵上魔力孔,再默念三声‘除魔消灾’,那笛声就会激扬亢奋,如千军万马,山呼海啸一般,能减弱妖邪的魔力。如果有‘嗵嗵嗵嗵’的击打声配合,还能降服妖邪呢。”
  可是,草寇王的突然袭击,让阿香措手不及,一阵阴风就被摄到黑风洞来了。那竹笛还放在她陪嫁的箱子里呢。
  草寇王早把黑风洞幻化成贴着大红喜字的洞房,他自己也幻化成英俊潇洒的新姑爷。草寇王吩咐丫环摆酒为新媳妇压惊,他看着貌若天仙的新媳妇,假装斯文,举杯说:“敢问小娘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阿香明知道他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那个恶魔草寇王,可是,自从她受到观音老母的点化后,正气凛然,不惧妖邪。她举杯应道:“奴家名叫阿香,在漾濞江边枳村居住,大王把奴家掳到此地,不知何意?”
  草寇王掳人无数,可不曾遇到象阿香这么不哭不闹,镇静自若的人,不禁暗暗称奇,耐着性子说:“什么掳不掳的,阿香姑娘你误会了。本大王仰慕阿香姑娘的美貌,特请阿香姑娘到洞府来,与阿香姑娘结百年之好。来来来,本大王敬阿香姑娘一杯。”
  阿香嗅到洞里有一股血腥味,还看到了骷髅和白骨。她不动声色,与草寇王周旋。她不能吃草寇王的任何东西,以防草寇王下迷药。她说:“大王的好意奴家领了,奴家不会喝酒,这一杯酒,权当敬祖先了。”说着,就把酒倒在了地上。
  只见地上冒起一股白烟,草寇王见迷药被倒,恼羞成怒,正待发作,只听阿香又说:“大王不想听奴家唱上一曲,以助大王的雅兴吗?”
  草寇王只好强压硬忍,假意道:“好好好,没想到,阿香姑娘还会唱曲。”,
  阿香边舞边唱,那婉转的歌声,婀娜的舞姿,看得草寇王口水直淌。阿香突然停了下来,叹息道:“唉,这样清唱干舞,真没意思。”
  草寇王正在兴头上,忙问:“那要怎样呢?”
  阿香说:“要有竹笛就好了,吹起竹笛来,那才叫好听好看呢。”
  草寇王为难地说:“我到哪为你找竹笛啊?”
  阿香说:“我有竹笛,装在一个红木箱子里,那红木箱子就放在场村洞房里的床脚。要不,我去取了来。”
  草寇王说:“何用阿香姑娘劳神,你好好呆着,别走动,本大王去去就来。”
  草寇王到洞外祭起了魔力混世宝剑,一股阴风直向场村阿竹家的洞房扑去。
  阿香心中暗喜,只要观音老母给的竹笛到手,就有对付草寇王的宝物了。可是,她没有料到,阿竹帮了她的倒忙。
  阿竹会一手好篾活,最擅长编囤箩。阿竹曾梦见观音老母对他说:“只要你把中指的血滴在囤箩底三滴,再默念三声‘消灾除魔’,使劲拍打囤箩底,那囤箩就有了魔力。如果有亢奋的竹笛声配合,就能降服妖邪。”阿竹自从在睡梦中得到观音老母的指点,就精心编了一个笔筒大小的囤箩,不论到哪里都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可是,娶亲这天,他没有把囤箩带在身上,让草寇王摄去了阿香,他真是追悔莫及。
  阿竹已经做好了准备,预先就把中指的血,滴到囤箩底三滴,时刻提防草寇王的袭击。
  当阴风又凶猛而至的时候,阿竹默念三声“消灾除魔”,使劲拍打囤箩底,发出“噗噗噗噗”的声响。只见阴风突然停止,阿香陪嫁来的那只红木箱子,跌落在洞房的窗外。
  阿竹庆幸道:“幸亏拍打囤箩底及时,要不然,这红木箱子就被草寇王摄去了。”
  阿竹到官府求助,可是,官军早已领教过草寇王妖术的厉害,谁也不敢与草寇王争斗。
  阿竹把中指的血,滴在十个大囤箩的底部。阿竹嘱咐家人和邻居,时刻警惕草寇王的侵袭,一有动静,就把囤箩翻过来,使劲拍打囤箩底。
  阿竹安排好之后,就带上小囤箩,只身一人上苍山寻找阿香去了。
  草寇王还从来没有被人破过魔法,那阿竹的“噗噗噗”声,为何有如此大的法力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就问阿香:“阿竹有什么宝物啊?竟然能破我的法力。”
  可是,阿香不知道阿竹有什么宝物,就象阿竹不知道阿香有宝物一样。他二人都想在洞房花烛夜才把各自的秘密告诉对方,给对方一个惊喜。
  阿香听到草寇王说阿竹有宝物,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阿竹也有宝物,能破草寇王的法力。忧的是竹笛到不了手,怎么对抗草寇王呢?
  阿香天真地说:“没有啊,他一个篾匠,能有什么宝物啊?”
  草寇王说:“他就是拍打篾子编的囤箩底,发出‘噗噗噗噗’的声音,我的法力就被破了。真是气死我了。”
  阿香暗暗高兴,心想:“要是能发出‘嗵嗵嗵嗵’的声音,再配上我的笛声,那不就能降服草寇王了吗?眼下,最最要紧的是,赶快与阿竹取得联系。”她出主意道:“大王,何不如我们到场村附近住下,我伺机潜到阿竹家中,把阿竹的宝物献给大王,大王不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吗?”
  草寇王狞笑道:“嘿嘿,你当我是三岁小儿?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本大王不怕什么对头。本大王现在就要了你的身子,喝你的血,吃你的肉。”说着就向阿香扑来。
  阿香大惊失色,本来喊的是“救命”,可是却发出“噗噗噗噗”的声音。只见草寇王连连后退,不能近阿香的身子。
  草寇王在女人面前,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不知道是哪儿出了毛病?他看着如花似玉的阿香,被吓得面如死灰的样子,顿时改了主意,说:“阿香姑娘,本大王是闹着玩的,你不必害怕。”
  阿香对刚才发生的事,感到不可思议。她想:“一定是观音老母在暗中搭救。”
  阿香心中有观音老母做主,感到浑身都是力量,更坚定了制服草寇王的决心。她恢复了常态,说:“大王,凭你的魔力,要奴家的身子,喝奴家的血,吃奴家的肉,还不是小菜一碟。奴家落在大王手里,大王要怎么就怎么,那都是早晚的事。可是,大王想过没有,如果现在大王就把奴家结果了,就没有谁能为大王除去对头了。而且,阿竹会与大王作对到底,说不定,大王还会遭到灭顶之灾。如果大王听从奴家的话,从长计议,待奴家为大王取到宝物之后,再结果奴家不迟。奴家全为大王着想,还望大王三思。”
  阿香巧舌如簧,在草寇王听来,头头是道。草寇王心想:“阿香就在我手里,想逃是不可能的,何不如就利用她,除去我的心头之患再说。”草寇王虽然这么想,可是,却对阿香存有戒心。他说:“如果你真能为本王拿到宝物,本王就放了你。可是,你得说出你的生辰八字,要不然,本王就祭起魔力混世宝剑,把你烧成灰烬。”
  阿香知道草寇王想利用生辰八字掌控她,她就报了一个假时辰。草寇王为了验证真假,就念动法咒。阿香假意遍地打滚,痛不欲生,大呼大王饶命。草寇王试了几次都如此,以为把阿香掌控在手心里了。草寇王带着阿香来到场村村头的破砖窑,在内部点化一番,分成两室一厅,外表还是破砖窑。
  阿竹找遍苍山的沟沟箐箐,也没有找到阿香。原来,草寇王是个奸诈狡猾的家伙,他一出洞,就把洞口隐蔽起来。那些丫环佣人,全是他临时幻化的,要多少有多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阿竹不知道阿香已经回到场村的附近了,依然在苍山上没日没夜地寻找。他决心找下去,活要见到阿香的人,死要见到阿香的尸。
  草寇王为了监视阿香的行踪,与阿香兄妹相称,寸步不离阿香左右。他二人到了阿竹家,阿竹的爹是个好客的人,把草寇王让到堂屋。阿香见到年迈的婆婆,为了儿子和儿媳,面容憔悴,痴呆不语,不禁抱住婆婆痛哭流涕,趁便在婆婆的耳旁小声说:“随我来的那人就是草寇王,你快把阿竹找回来,我有要紧的话跟他说。我就住在村头的破砖窑里,他不能来找我,我来找他。”
  婆婆借故出门请人找阿竹去了。阿香闪身进了洞房,取出观音老母送给她的竹笛,转身来到堂屋。阿竹的爹用核桃醮蜂蜜招待草寇王,草寇王见到蜂蜜,惊恐万状地催促:“拿开拿开,快把这不祥之物拿开。”
  草寇王见到院子里的犁啊,耙啊,蓑衣啊,棕帽啊,筛子啊,囤箩啊,惊慌失措,连连催促阿香快快离开这里。就连娃娃吹的泥哨,也把他吓得如惊弓之鸟一般。阿香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草寇王拉着阿香一路狂奔,回到砖窑,气急败坏地说:“阿香,你把本王带到那么恐怖的地方,你存心吓死本王?”
  阿香说:“奴家以为大王天不怕地不怕,奴家怎么知道大王怕这些寻常之物啊。”
  草寇王心有余悸地说:“本大王不怕天也不怕地,就怕蜂蜜搽头和农家用具。”
  阿香说:“奴家不知,请大王恕罪。大王,我已经取到了竹笛,奴家这就吹给大王听。”
  草寇王说:“且慢,阿竹的宝物呢?”
  阿香说:“大王不是看见了吗,阿竹不在家,等阿竹回来,奴家一定要他交出宝物,献给大王。还是请大王先听奴家吹竹笛吧。”
  草寇王点头应允,阿香就吹起来。阿香试着把魔力孔堵住,默念三声“除魔消灾”。原本舒缓的笛声,突然就激奋起来。只见草寇王象霜打的茄秧,一下子就耸拉下来,瘫软无力,一双死鱼样的眼睛,盯着阿香看。现在,如果有“嗵嗵嗵嗵”的声响配合,就能制服草寇王了。可是,现在没有这“嗵嗵嗵嗵”的声音,阿香无法制服草寇王,只好停止笛声,假装惊慌的样子,把草寇王搀扶起来,关切地问:“大王,你怎么啦?吓死奴家了。”
  笛声一停,草寇王恢复了常态。多疑的草寇王,马上意识到,这笛声在作怪。一把夺过阿香手中的竹笛,拍成几块。阿香恨得咬牙切齿,欲哭无泪。阿香小心地把竹笛绑好,虽然能吹,却破了气。
  阿香想方设法让草寇王听竹笛声,因为,阿香不再堵魔力孔,草寇王听着很受用。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到苍山上找阿竹的人回来说,没有找到阿竹。阿香的婆婆,把阿香告诉她的“他不能来找我,我来找他。”听成了“他要来找我,我要来找他”。她见阿香好几天都没有来了,就到破砖窑找阿香。正巧草寇王出去了,隔着门,婆媳俩互相交换了信息。阿香知道了阿竹没有消息,也知道了阿竹安排好了拍打囤箩。阿香安排婆婆,悄悄把囤箩搬到破砖窑周围藏好,听到她的竹笛声,就一齐使劲拍打囤箩底。同时,带着蜂蜜冲进破砖窑,往草寇王头上倒。阿香还要婆婆去求官府派兵支援。
  又过了几天,一切都在暗中准备就绪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阿竹。草寇王等不及了,给阿香下了最后通牒:“明天,如果还不把阿竹的宝物交出来,本大王就要毁灭场村,鸡犬不留。”
  阿香本来是要等阿竹回来,夫妻二人齐心合力,共同制服草寇王,为民众除害。可是,草寇王下了最后通牒,不能再等了,再等,场村的民众就没命了。
  这天一大早,阿香悄悄取下了门销,对草寇王说:“大王,今天奴家就要为你去取阿竹的宝物了,请大王再听奴家一曲。”还没等草寇王点头,阿香就吹起来。
  等候多时的民众,一听竹笛声响,马上就使劲拍打囤箩底,“噗噗噗噗”的声音响成一片。草寇王一听,顿时狂燥起来,向阿香扑去。说时迟,那时快,阿香急忙堵住魔力孔,笛声顿时亢奋激越起来,此时的囤箩声,突然就变成“嗵嗵嗵嗵”的战鼓声了。草寇王听到的是千军万马的嘶喊和高亢的战鼓声,草寇王突然倒地,四肢抽搐。此时军民推开门,一拥而入,还没来得及往草寇王头上倒蜂蜜,草寇王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挥舞魔力混世宝剑,口中念念有词。曾与草寇王交过手的一名军官知道,草寇王这是在祭魔力混世宝剑,一旦祭起来,那将是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撒豆成兵,不可阻挡。大叫:“不好,要出事。”
  村汉们不知厉害,只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往草寇王头上倒蜂蜜。众人大喊大叫,以壮胆量,手抓蜂蜜,没命地往草寇王头上,脸上,身上摔去。刚才是阿香的竹笛因破气而音量不足,以至让草寇王得以复辟。阿香即时调整过来,草寇王又支持不住了,就在草寇王倒下的一刹那,魔力混世宝剑划过阿香的胸部,阿香顿时就飞了起来,冲出窑顶,一直向苍山飞去,而激昂的竹笛声依然在云天回响,一直到制服了草寇王,才慢慢消散。
  阿香飞到苍山上,奇迹般地跌落在阿竹的尸体旁。阿香抱着阿竹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眼泪哭干了,气哭断了,她还是紧紧地抱着阿竹的尸体不放。当人们找到他们时,无法把两具尸体分开,只好就地合葬了。
  后来,就在香竹墓旁长出了两棵竹子,人们都说,这是阿香和阿竹变的,就叫做香竹。再后来就成了香竹林。人们发现,用香竹做的竹笛,能避邪。用香竹编的囤箩,也能避邪。人们吹起竹笛,拍打囤箩,就想起了阿香和阿竹。
  军民齐心合力,收缴了魔力混世宝剑,制服了草寇王。
  后来,把场村改称蜜搽头,再后来叫成蜜搽村,就是现在的密场村。
  处斩草寇王那天,是农历二月十九日。因为草寇王惧怕农具,民众就抬着犁耙,背着蓑衣,戴着棕帽,扛着囤箩,就连小儿也吹着泥哨,摇着货郎鼓,聚集到一起,震慑草寇王的嚣张气焰。
  民众为感激观音老母收服草寇王的大思大德,还盖了一个观音阁,香火很旺,一直延续至今。
  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九日,民众带着农具聚集在深埋草寇王的地点,载歌载舞。一则庆贺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二则缅怀阿香阿竹的忠贞爱情;三则镇压草寇王的阴魂,不让他转世投胎,祸害百姓。这里成了一年一度的农具街,连地名也叫做十九街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卧牛山下一篇:铃铛石的故事